iCare愛健康-專業健康講座、醫學健康新知資訊平台
健康講座
 
首頁 >  健康講座 >  孫維仁 醫師
國立台灣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主治醫師
嗎啡不是毒品
Talk1
嗎啡是非常好的止痛藥物而非毒品
News98 名醫on call–Aug 08,2019


字級大小:

Q:何時是嗎啡介入治療的時間?嗎啡不是毒品嗎?

A:耶穌基督被釘十字架的時候,祂是羅馬人臨時處死,不是讓祂馬上死亡,再舊約裡有一種說法就是,耶穌基督在被釘在十字架上,其實祂是有用過嗎啡的,可能有人會說怎麼我們的救世主自己用嗎啡,大家不要忘了,祂還是肉體,祂那時候還不是神靈,既然是肉體,祂就必須忍受釘十字架的痛苦,當時祂的門生從各地來,傾家蕩產買了一種膏藥用棒子遞到牠嘴邊讓祂吸,後來考究,那是罌粟花提煉。所以我用這個公案來提醒各位,這個是歷史從幾千年來就知道從植物裡面提煉出來的,是一個藥,它並不是拿來供人上癮,或者供人做為一個自殺的用途。

華人世界因為鴉片戰爭這個痛苦的記憶,東印度公司販賣鴉片,變成我們國家一個有形的烙印,當時他們會種植鴉片也不是為了要去上癮的,其實鴉片就是非常好的止痛藥物,只是說它變質了,這整個事情的演變,以至於現在大家說毒品,其實毒品跟馬菲已經有很大的區別了,現在都化學藥品,嗎啡只是非常非常小的部分。但是像海洛英、一些其他的藥品,它的療效都比我們現在服用的止痛藥,效果要強上千倍,所以我們臨床醫學對這樣的觀念也要跟大家做一個釐清,它是提升身體的需求。

另外一點要跟大家提醒的是,我們自己身體裡面有內原的嗎啡,為什麼罌粟花道的製品到我們體內會造成效果,那是因為我們身體有三種嗎啡受體,身體不會莫名其妙的只有嗎啡受體,而沒有嗎啡得刺激劑,所以在60年代的研究裡面有非常有名的,他們三個人幾乎拿到諾貝爾獎,他們發現原來人體有非常強大的嗎啡震動系統,它叫類嗎啡或類鴉片的這個受體,特別是在人瀕臨死亡的時候,會大量的釋放出來,比方說面臨大火的時候,我們為什麼可以有那麼英勇的行為,身體沒有痛苦去執行許多英勇的行為,那是因為我們在生命極端的挑戰時,會釋放出大量的嗎啡,所以你看很多人在死前看到一道光、看到自己身體漂浮、看到自己進入另外一個靈肉分離的狀態,其實那就是我們自己體內是釋放大量嗎啡以後,產生的幻覺。

所以我覺得我們過度去汙名化嗎啡,可是你怎麼去面對自己身體裡面有大量嗎啡這個事實。

 

Q:醫療上,何時需要考慮到使用嗎啡的介入呢?

A:如果急性的狀況,大家看在戰場上傷兵如果說碰到炸彈,全身極度嚴重的爆炸、槍傷,醫護兵衝上去只做一件事,就是打嗎啡。所以如果有任何的病人或家屬去質疑妳怎麼可以在病危的病人身上去打嗎啡,是不是害死了他,妳去看戰場上的醫務兵,他身上一堆嗎啡,只要看到有任何人受傷,他衝上去的第一件事情連消毒都沒有,就是打嗎啡,所以我要提醒的是,在我們面臨到嚴重的外傷、創傷,我們沒有任何的醫療行為產生的時候,我們要做的事情,就是立刻讓他止痛,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打嗎啡,還有就是像我們開刀的病人,開完刀痛得要命,所以我們現在在這種急性疼痛的時候,就會給予自控式的止痛,第三種,就是急性的心衰竭跟急性的心肌梗塞,心肌梗塞我們一般來講叫做心絞痛,心絞痛好像那種千斤墜壓在妳的胸口,輻射到妳的下巴,甚至嚴重的話,整個手臂都是發麻的,那種感覺真是生不如死,在這個過程當中,我們當然希望趕快有能夠血管擴張劑、三酸甘油、甚至給他做導管,可是這個過程需要花時間,所以來到急診室,如果我們懷疑他是心肌梗塞或是心絞痛,醫生給的第一個就是嗎啡,氧氣還在後面,所以嗎啡的使用甚至還在氧氣之前。

我覺得大家非常好笑,在批判嗎啡,總是有一天你發現當我們生命危險的時候,醫生所能夠給予最有效的藥物,甚至當我們就是主耶穌基督妳不能把祂從十字架上救下來的時候,唯一對祂有幫忙的是嗎啡。

 

Q:八仙樂園塵暴事件應該也是介入了嗎啡吧,因為那個疼痛更是難以忍受?

A:對,這件事情就是我們最好的、活生生的教本,我們過去認為嗎啡是毒品,我們認為年輕人不要使用,可是大家知道嗎,八仙樂園這些都是年輕人,而且平均20歲,如果妳仔細看,我們去追蹤這些病人,80%二度到三度的燒傷,他的復健過程包括清創過程,平均三個月到六個月,所以我們每一次的清創、換藥就是要使用嗎啡,在這樣的前提之下,每天使用嗎啡連續三個月,妳猜想這些人會不會成癮?這就是我們最佳得一個寫照,因為我們以前都認為不要給藥,萬一成癮怎麼辦,可是明明他每天換藥簡直是酷刑,所以全世界的規範就是這樣的病人一定要給大量的止痛藥,特別是嗎啡。經過三個月以後,他的止痛量因為他的換藥需求,事實上三個月內是逐漸增加,但是非常有趣的是,等到他換藥的行為終止了,他不在需要換藥了,這些人沒有一個後來還需要使用嗎啡,只是為了要去抵癮。

所以嗎啡很清楚的,它的用途是發生在妳有身體的需求包括換藥,因為這件事我們也得到很珍貴的經驗告訴大家,年輕人三個月以上長期使用大量的嗎啡,是一般我們正常使用的5~6倍,而且連續使用經過三個月以後還逐漸的加量,其實半年以後沒有一個病人成為藥癮者,這是一個最好的佐證。

 

Q:所以醫生我可以這樣講嗎就是像慢性阻塞性肺病或癌末的病人當他們痛苦難當時,碼非會是一個舒緩他們在整個治療、恢復的過程當中,很重要藥劑或處方?

A:應該是你可以更直接的講就是說,如果有一個藥品像嗎啡這樣的藥物在妳的身邊,而且在妳最需要它的時候用上了,基本上就是你最重要的救星,大家如果在自然界看到一隻動物受傷了,牠最心愛的主人對牠最好的解脫就是一槍讓牠斃命,因為與其讓牠受苦不如一槍結束牠的性命,但是我們為什麼現在不要用這樣的方式做安樂死,是因為我們有了嗎啡這樣得一個藥物,現在動物園也不會做類似這樣安樂死的做法,而是給牠提供止痛藥。

 

Q:當處於癌末或在病人臨終的時候,為了要減輕病人的疼痛,有些醫師會建議是否家屬要考慮使用嗎啡,嗎啡最重要的是可以舒緩這些病人臨終前身體所有的痛苦,包含喘在內

A:是,當然,唯一可以治療他喘的,就是嗎啡。大家都誤解了,以為我們臨終不插管,因為看到他很喘,家屬不忍心就說來插管,其實氣喘插管只是要輔助他的呼吸,對於他很喘這件事是沒有幫助的,臨終前的呼吸很喘,可以不需要插管,只要我們讓他用嗎啡,嗎啡是唯一可以緩解他呼吸急促很不舒服溺斃感覺的呼吸症狀,嗎啡是唯一解藥。

因此如果我們今天換成另外一種做法,他因為很喘,家屬不忍心有兩個選擇,一個是插管,然後打麻醉藥讓他睡著,還是我們只給他嗎啡,他就沒那麼喘,如果是我的話,我會選擇後者,因為妳插了管子什麼事情都不能做了,而且妳插了管子以後,勢必還是要給他做麻醉藥讓他睡著,不是兩害都有,因此我們現在在講說為什麼人到最後的禮物,臨終上帝給人最後一個禮物叫藏在我們腦幹裡面的嗎啡,可是因為有人病久了,自然界動物急性死亡所以腦袋裡還存著大量的嗎啡,如果一個人因為生病很久了,慢性病可能在床上躺了四、五年,他身體儲存的嗎啡可能早就用掉了,經過幾次急救就沒有了,所以為什麼我們現代人跟動物是不一樣的,我們需要嗎啡,那是因為我們身體真的需要它的時候,已經用光了,我們當然要做疏困。

Facebook

馬上按讚!快加入《iCare愛健康》粉絲團!
議題綱要
  處於癌末或在病人臨終時,唯一可以治療他喘的就是嗎啡。其實氣喘插管只是要輔助他的呼吸,對於他很喘這件事是沒有幫助的,臨終前的呼吸很喘,可以不需要插管,使用嗎啡,嗎啡是唯一可以緩解他呼吸急促很不舒服溺斃感覺的呼吸症狀。
主講人介紹
國立台灣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主治醫師
人氣:60660
廣告
最佳瀏覽模式:解析度1024x768或以上,瀏覽器建議使用IE8.0版本以上或FireFox、Google Chrome
本網站提供的訊息僅供教育與醫療資訊推廣,不可以取代醫師、治療師、護理師或其他專業醫護人員的專業意見或治療建議。如須尋求專業醫療診斷、建議或治療,請向醫師或其他專業醫護人員諮詢。
iCare愛健康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3 iCare Medical Center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 by 新傳媒股份有限公司